電話:15026597100
專業
服務
資本市場

部分股東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增資的效力認定

發布人: 時間:2017-02-23 19:00:53 瀏覽量:1652

部分股東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增資的效力認定
--黃某某訴陳某某、上海新寶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等股東資格確認糾紛案
要旨
有限公司增加注冊資本應當按照公司法的規定進行,在部分股東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增資,不僅侵害了不知情股東的合法權益,同時也剝奪了不知情股東的優先認繳權,該增資行為應屬無效,應當恢復不知情股東的原持股比例。倘若存在虛假增資(含抽逃增資),不知情股東的股權更加不能被攤薄,即使股權已作變更登記或者被再轉讓。
案情
原告(被上訴人):黃某某
被告:陳某某
被告:陳某
被告:張某
被告:顧某某
被告(上訴人):上海新寶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
被告:王某某
被告:江蘇恩納斯重工機械有限公司
2004年4月21日,原告黃某某與被告陳某某、陳某、張某、顧某某、王某某共同出資登記設立了太倉宏冠鋼結構制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宏冠公司),注冊資本為400萬元,各股東的出資情況及對應的持股比例分別為:張某出資120萬元,持股30%;黃某某、顧某某各出資80萬元,各持股20%;陳某、陳某某、王某某各出資40萬元,各持股10%。
2006年10月20日,蘇州市太倉工商行政管理局根據宏冠公司的申請,將宏冠公司登記的注冊資本由400萬元變更登記為1500萬元,同時將股東及持股比例登記為:張某出資120萬元,持股8%,黃某某、顧某某各出資80萬元,各持股5.33%;陳某、陳某某、王某某各出資40萬元,各持股2.67%;被告上海新寶建筑安裝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新寶公司)出資1100萬元,持股73.33%。宏冠公司申請上述變更登記的主要依據為落款日期均為2006年10月16日的《宏冠公司章程》、《宏冠公司股東會決議》。其中章程內容的主要變更為:宏冠公司的注冊資本由原來的400萬元增加至1500萬元;增加新寶公司為股東。而《宏冠公司股東會決議》載明的主要內容為:同意修改后的公司章程;增加公司注冊資本,由原來的400萬元增加到1500萬元,新寶公司增加投資1100萬元。根據公司章程的規定,宏冠公司增加注冊資本,應由公司股東會作出決議,并經代表2/3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但上述章程和股東會決議均無黃某某本人簽名。
新寶公司用于增資宏冠公司的1100萬元,于2006年10月18日完成驗資后,就以“借款”的形式歸還給新寶公司。
2009年5月21日,被告陳某某作為宏冠公司股東代表與蘇州恩納斯工程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蘇州恩納斯公司)簽訂股權轉讓合同,蘇州恩納斯公司以8248500元價格受讓了宏冠公司的全部股權。股權轉讓以后,宏冠公司名稱變更為江蘇恩納斯重工機械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江蘇恩納斯公司),即本案被告之一。2009年6月24日,蘇州市太倉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公司準予變更登記通知書》,載明:江蘇恩納斯公司原股東已由黃某某、陳某某、陳某、張某、顧某某、王某某、新寶公司變更為蘇州恩納斯公司、南通遠華貿易有限公司,上述變更事項已經工商備案。
原告黃某某訴稱,2004年4月,宏冠公司設立時其持股20%。2011年5月24日,經查詢宏冠公司工商登記材料,其才發現所謂的增資情況。此前他對此事完全不知情,也未在增資的股東會決議上簽字,且新寶公司的1100萬元投資在驗資后即轉走,公司從未進行過實際增資。此外,受讓方在收購宏冠公司股權時,受讓價格亦未考慮增資部分。因此,黃某某認為宏冠公司的增資行為是虛構且無效的,故訴至法院,請求確認其在2004年4月宏冠公司設立時起至2009年6月股權轉讓期間持有宏冠公司20%的股權。
被告陳某某、陳某、張某、顧某某辯稱,增資是為了公司從事土地開發業務,故公司才于2006年9月經股東會決議吸收新寶公司作為股東進行增資,黃偉忠對此是知悉的。
被告新寶公司辯稱,其為入股宏冠公司專門召開過股東會,黃某某當時作為新寶公司的股東也在相關決議上簽字。為此,新寶公司提供了落款日期為2006年9月26日的《新寶公司股東大會決議》,內容為新寶公司全體股東同意以1100萬元入股宏冠公司;新寶公司還提供了落款日期為2006年9月28日的《宏冠公司章程》,內容為宏冠公司全體股東同意新寶公司入股。該兩份文件均有黃某某簽名。
被告王某某辯稱,同意原告黃偉忠的意見。其從未知曉公司增資之事,也未參加過有關增資的股東會,更未在所謂的股東會決議上簽字。
被告江蘇恩納斯公司辯稱,其已按轉讓合同及股權轉讓確認書的要求足額支付股權轉讓款。
審理中,經司法鑒定,新寶公司提供的有黃某某簽名的2006年9月26日《新寶公司股東大會決議》和2006年9月28日的《宏冠公司章程》上“黃某某”的簽名并非黃偉忠所簽。
審判
一審法院認為,黃某某在宏冠公司設立時依法持有宏冠公司20%股權。在黃某某沒有對其股權作出處分的前提下,除非宏冠公司進行了合法的增資,否則黃某某的持股比例不應當降低。新寶公司等被告聲稱宏冠公司曾于2006年10月20日完成增資1100萬元,并為此提供了股東會決議,但在原告黃某某及被告王某某否認的情況下,新寶公司等被告卻沒有提供足以證明該些書面材料系真實的證據材料。相反,有關“黃某某”的筆跡鑒定意見卻進一步證實了黃某某并沒有在相關股東會決議上簽名的事實。由此認定黃某某、陳某某、陳某、張某、顧某某、王某某作為宏冠公司的前股東未就宏冠公司增資1100萬元事宜召開過股東會,這違反了宏冠公司的章程及法律的規定,是無效的行為。此外,從結果上來看,新寶公司用于所謂增資的1100萬元,在完成驗資后,就以“借款”的形式歸還給新寶公司,此種情形不能認定新寶公司已經履行了出資的義務。
據此,一審判決:確認黃某某自2004年4月21日起至2009年6月24日止期間持有宏冠公司(已更名為江蘇恩納斯公司)20%的股權。
新寶公司不服,提起上訴,認為黃某某對新寶公司增資事宜是明知的,增資行為并未使黃某某認繳的注冊資本中的出資額有所減少,且至本案一審終結前,江蘇恩納斯公司的股本變更登記并未被撤銷。故上訴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改判駁回黃某某的原審訴訟請求。
二審法院認為,宏冠公司系黃某某與其他股東共同出資設立,設立時黃某某依法持有宏冠公司20%的股權。在黃某某沒有對其股權作出處分的前提下,除非宏冠公司進行了合法有效的增資,否則其持股比例不應當被降低。該公司章程明確約定公司增資應由股東會作出決議?,F經過筆跡鑒定,與增資事項相關的宏冠公司和新寶公司的股東會決議上均非黃某某本人簽名,不能依據書面的股東會決議來認定黃偉忠知道增資的情況。因此,在沒有證據證明黃某某明知宏冠公司增資至1500萬元的情況下,對宏冠公司不知情的內部股東而言,該增資行為無效,對于黃某某沒有法律約束力,不應以工商變更登記后的1500萬元注冊資本金額來降低黃某某在宏冠公司的持股比例,而仍舊應當依照黃某某持有20%的股權比例在股東內部進行股權分配。
據此,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
本案的性質是關于股東資格確認之訴,主要爭議焦點在于宏冠公司是否進行了合法有效的增資及對原告黃某某持股比例的影響。因有限責任公司增加注冊資本不僅涉及股東會決議的召集及決議事項是否合法有效,還涉及股東持股比例的變化以及工商行政機關登記對增資效力的影響,并直接影響與股東資格相關的知情權、參與決策權、表決權等股東權利。本文將針對其中的幾個法律問題展開論述。
一、程序參與與有效表決:公司增資的法定要求
增加注冊資本,簡稱增資,是指公司基于籌集資金,擴大經營等目的,依照法定的條件和程序增加公司的資本總額。[1]實踐中,增加注冊資本主要包括兩種方式:一是由既有股東認繳新增資本的出資,二是由新加入的股東按出資協議繳納出資。前者主要涉及公司與股東以及股東內部之間的法律關系,并受公司法律規范調整;后者既包括公司內部法律關系,還包括公司與第三人之間繳納出資的公司外部法律關系,故除受公司法律規范調整外,還受民事法律規范調整,且后者的效力要受到前者效力的制約,即如果增資未經股東會決議通過,或者股東會決議的形成不合法,即使出資者與公司達成出資協議,亦會導致增資行為無效,本案即屬于此種情況。
第一,召開股東會應當通知全體股東參加?!豆痉ā返谒氖粭l規定,“召開股東會會議,應當于會議召開十五日前通知全體股東。股東會應當對所議事項的決定作出會議記錄,出席會議的股東應當在會議記錄上簽字”。召開股東會會議需要提前通知全體股東,是合法增資的基本程序,既能夠確保股東作好參加會議的準備,也是股東行使參與權的前提與基礎。。
第二,表決權的充分行使是股東參與公司決策的主要方式。之所以強調股東表決權的重要性,是因為表決權的行使直接關系到股東是否能夠有效參與公司治理與決策?!豆痉ā返谒臈l規定,公司股東依法享有資產收益、參與重大決策和選擇管理者等權利。因股東表決權具有雙重屬性,即兼具為股東自身利益與公司利益而行使,除非股東自己放棄或者符合法定情形,否則不得以公司章程、股東會議及其他方式對股東表決權予以剝奪或者進行限制。
第三,股東會決議系股東行使權利的平臺與載體。股東會會議召集與表決的程序直接影響股東權利的實現程度和實現質量?!豆痉ā返谒氖龡l規定,對于增資的決議須經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這是合法增資的核心程序,有限責任公司的所有股東均可基于股權對增資事宜行使表決權。因公司增資牽涉利益廣泛且重大,公司應當依據商事判斷原則在增資時提供充分的證據證實增資行為符合公司生產經營的實際需要。
本案中,因宏冠公司并未通知黃偉忠參加有關增資事項的股東會決議,黃某某對增資事宜及股東會的召開并不知情,且股東會決議上的簽字亦非其本人所簽??梢?,該股東會的召集程序、表決方式均有違法律規定,故黃某某的參與權、表決權與決策權均受到了影響。這從另一個角度體現了該增資行為在法律要件上的缺失。
二、優先認繳權與撤銷權行使:公司增資過程中小股東權益的保護
現行《公司法》尊重有限責任公司人合性特征,主要表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未限制股東之間互相轉讓股權,并且股東同意轉讓的股權,在同等條件下,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二是當公司增加注冊資本時,公司現有股東有權優先根據其持有的股權比例購買相應的新增資本的權利,即優先認繳權。
(一)優先認繳權是股東的固有權利
一方面,就理論意義而言,有限公司股東的優先認繳權兼具人身性與財產性,行使該權利仍以股東身份為前提,相較于其他投資人等社會第三人,公司原股東的權利應當具有一定的優先性。優先認繳權也是貫徹股東平等性原則的要求,以防止股東的股權比例發生重大變化時損害小股東的權益。另一方面,就法律規定而言,《公司法》第三十四條規定,“股東按照實繳的出資比例分取紅利;公司新增資本時,股東有權優先按照實繳的出資比例認繳出資。但是,全體股東約定不按照出資比例分取紅利或者不按照出資比例優先認繳出資的除外?!痹摋l后半段的但書規定只針對認繳的出資比例作出例外規定,未對股東是否有優先認繳權作出例外規定。此外,股東的優先認繳權亦不屬于《公司法》規定的“公司章程另有規定的除外”之列。因此,有限公司的股東在公司新增注冊資本時均享有優先認繳權。
(二)優先認繳權是選擇權,非經股東本人同意,不得剝奪
前已述及,股東行使包括參與權、表決權及決策權的前提是相關股東會議合法有效的召集,即小股東被通知參加股東會是行使優先認繳權的前提條件。若通過絕對多數表決權作出增資決議,股東依法享有優先認繳權,既可以選擇行使,亦可選擇放棄,但非經股東本人同意,不得剝奪。若小股東未被通知參加,應屬于程序違反法律與公司章程的情形,可依據《公司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的規定,在決議作出之日起60日內請求人民法院撤銷。如果股東認為公司股東會決議內容違反法律、行政法規,應認定為無效的,則不受60日的限制。
我國《公司法》并未對優先認繳權的行使期限作出規定,若小股東在增資完成后才知道增資的,為保障小股東的權益,可允許其在合理期限內可提出按照實繳的出資比例認繳出資,若知情后超過合理期限的,根據誠實信用原則,該小股東便不能再提出優先認繳請求,增資行為對小股東亦產生法律拘束力。司法實踐中,對于合理期限的認定,應根據股權標的、公司運營的狀況、購買人一般內部決策所需期限等多種因素,予以綜合認定。
(三)優先認繳權確保股權不被稀釋,同時保證公司的人合性
一方面,在小股東不知情的情況下,即使小股東股權比例不能影響股東會增資決議的通過,該增資決議也不能因此減少(攤?。┬」蓶|股權比例。因為,參加股東會并參與公司重大事項的決策是股東的固有權利,該權利的行使是動態的過程,而股東會決議的結論是權利行使的結果,不論結果是否相同均不該影響權利的行使。增資決議的作出與優先認繳權的行使是公司增資過程兩個不同的程序,二者不得混為一談。即使小股東投出了反對票,增資決議仍依據資本多數決通過,其也有權行使優先認繳權,以保證股權不被稀釋而遭受重大不利影響,或者阻止新股東的加入以保證各股東之間的信賴關系。另一方面,優先認繳權的法理基礎之一就是有限責任公司的人合性,因為公司的增資擴股機制不僅涉及資本的集中,還涉及公司的人合性,如果不考慮有限公司的人合性,新加入股東可能會陷入與原股東之間的“戰爭”之中,形成一種“敵對”狀態,反而有悖于公司制度的本意[2]。優先認繳權的行使可有效保障股東之間的相互信賴及緊密的關系,有利于公司治理與運行效率。
本案中,雖然黃某某的原股權比例只有20%,即使與另一異議股東共同投出反對票,亦不足以最終影響增資決議的通過,但宏冠公司在黃偉忠不知情的情況下即完成增資系變相剝奪了公司原始股東的表決權與優先認繳權,稀釋了其股權比例,損害了黃某某作為股東的合法權益。同時,宏冠公司采取邀請第三方(新寶公司非宏冠公司股東)出資的方式進行增資,該方式必然導致股權比例的變化,同時還影響到公司原有的人合性。同時,至黃偉強知悉該增資事宜止,該股東會決議的作出已超過60天,這導致黃某某請求撤銷股東會決議的救濟途徑受阻。
三、虛假增資不因工商備案登記而對原股東產生法律效力
(一)有效的股東會決議是公司合法增資的前提
公司是以股東的出資作為財產基礎獨立對外承擔責任,股東出資是公司形成獨立法人資格的物質基礎,因此,除非法定情形,不得減少?!豆痉ā返谌鍡l規定,公司成立后,股東不得抽逃出資。因此,增資時股東亦有如實繳納出資的義務,如在未履行出資義務后通過虛構債權債務關系將其出資轉出等方式可能構成抽逃出資?!豆痉ā芬幎?,在股東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公司或者其他股東有權請求其向公司依法全面履行出資義務,公司債權人亦可請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資義務的股東在未出資本息范圍內對公司債務不能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賠償責任。根據《公司法》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若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全部出資,經公司催告繳納或者返還,其在合理期間內仍未繳納或者返還出資,公司可以股東會決議解除該股東的股東資格。公司應當及時辦理法定減資程序或者由其他股東或者第三人繳納相應的出資。由此可見,對于增資而言,若無人繳納相應出資,則須進行相應的減資,從結果上看又回復到未增資的狀態,小股東的股權亦同時恢復為原持股比例。因此,即使存在虛假增資(含抽逃全部增資),也可因股東拒絕繳納或者返還出資而解除該股東資格,使得增資行為無效,最終防止小股東的股權被攤薄。
(二)虛假增資不因完成工商登記對原股東產生拘束效力
工商登記部門對于增資事項主要進行形式審查,包括是否經股東會決議通過等,而對于股東會召集之前是否已通知所有股東、召集程序是否合法、股東簽章是否真實等事項無法逐一核實。因此,就增資事項而言,工商變更登記是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對公司變更管理的程序性要求,其不具有創設權利的效力,尤其是涉及虛假增資時,其“違法性”不因完成登記而“合法”。
于本案而言,一方面,在黃偉忠不知情的情況下,宏冠公司完成所謂的增資后即變更了工商登記,然而登記不具有股東權利創設效力,除非宏冠公司進行了合法的增資,否則無法在實質上改變原有的股權比例。另一方面,新寶公司用于所謂增資的1100萬元在完成驗資后,就以“借款”的形式歸還給新寶公司,其行為足以認定為抽逃全部出資,該行為亦反映了新寶公司虛假增資的惡意。因此,對宏冠公司設立時的股東內部而言,該增資行為無效,對黃偉忠不產生法律約束力,不應以工商變更登記后的1500萬元注冊資本數額來降低黃偉忠在宏冠公司的持股比例。
作者:趙煒 李麗麗 王園園;單位: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民四庭
[1] 趙旭東主編:《新公司法講義》,人民法院出版社2005年版,第135頁。
[2] 孫遠輝、孔瑪麗:《有限公司增資擴股的法律機制探析——以公司擅自增資擴股為切入點》,載《西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2年第3期。。
來源:上海法院網


×聯系方式

15026597100

在線咨詢律師

掃描二維碼

12星座幸运数字 辽宁十一选五中奖金额表 篮网队球员名单2018 天津快乐10分怎么玩 新浪围棋手机版 云南时时彩多少分开奖 快乐十分数据专家软件 悠洋棋牌大厅下载 2009掘金vs湖人 快3玩法有会一吗 网赌正规实体平台推荐 广东好彩1开奖时间 金牛棋牌游戏下载 全民欢乐捕鱼第一期 五种命不赌博 北方推倒胡麻将下载免费游戏 吉林快3开奖电视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