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15026597100
專業
服務
承兌匯票

承兌匯票丟失后要及時報警并舉證證明基礎交易關系

發布人:譚凱 時間:2015-10-27 09:16:59 瀏覽量:2306

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2)滬一中民六()終字第153

上訴人(原審原告)甲實業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乙制造公司

被上訴人(原審第三人)丙機械公司

上訴人甲實業公司因與被上訴人乙制造公司、丙機械公司票據返還請求權糾紛一案,不服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2)浦民六()初字第3647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282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同年919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上訴人甲實業公司委托代理人,被上訴人乙制造公司法定代表人宋某某、委托代理人,被上訴人丙機械公司委托代理人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201196,案外人江蘇臺陽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臺陽公司”)向甲實業公司出具號碼為1030005221068504,出票日期為201196,金額為10萬元(人民幣,下同),出票人為臺陽公司,收款人為甲實業公司的銀行承兌匯票。后丙機械公司取得上述票據,并將其作為貨款交付給乙制造公司。自2010年至2011年,乙制造公司向丙機械公司開具多份增值稅發票,其中部分發票已經抵扣,發票記載交易內容為供應軋輥。20111017,甲實業公司以票據遺失為由,向江蘇省丹陽市人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上述匯票。20122月,乙制造公司向江蘇省丹陽市人民法院申報權利,公示催告程序終結。

甲實業公司認為,甲實業公司與乙制造公司或丙機械公司無任何交易,且甲實業公司也從未將該票據交付乙制造公司。乙制造公司不屬于善意第三人,其應當向丙機械公司要求權利,故甲實業公司起訴至法院,請求判令乙制造公司向甲實業公司返還涉訟匯票或給付甲實業公司10萬元,丙機械公司與乙制造公司承擔連帶責任,訴訟費由乙制造公司承擔。

原審法院認為,首先,票據取得應當遵循誠實信用的原則,具有真實的債權債務關系并給付對價。乙制造公司辯稱其從丙機械公司處通過真實、合法的交易關系取得票據并支付對價,其提供了買賣貨物的增值稅發票及抵扣憑證、電子匯款憑證、賬單、寄送匯票的EMS單等證據,并能與乙制造公司、丙機械公司關于交易內容、方式的陳述相互印證,足以證明乙制造公司取得匯票系基于真實的買賣合同關系,且已履行了合同義務。其次,甲實業公司作為曾經的持票人,遺失大宗票據,未及時報案或掛失,甲實業公司喪失匯票的真實、確切情形,以及有無或何人偷盜或拾得匯票,目前無法查實?,F系爭票據由乙制造公司持有,其票據權利是根據票據記載的內容確定。甲實業公司主張乙制造公司不享有票據權利,應提供初步證據,證明乙制造公司系以上述不法手段、明知存在不法情形出于惡意或重大過失取得票據,但甲實業公司對此未提供證據證明。綜上,原審法院認為,乙制造公司所持匯票形式完整,具備真實交易基礎,乙制造公司亦支付了相應對價,理應享有票據權利。甲實業公司認為乙制造公司不享有票據權利,對相應的事實未提供證據加以證明。其要求乙制造公司返還票據或票據款并由丙機械公司承擔連帶責任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條、第十二條、第十五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九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駁回甲實業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300元,減半收取計1,150元,財產保全費1,020元,共計2,170元,由甲實業公司承擔。

判決后,甲實業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稱:原審事實認定不清,適用法律錯誤。甲實業公司認為其原審提供的證據足以證明其是訟爭票據的合法持有人,其并沒有主張乙制造公司是以欺詐、偷盜、脅迫等不法手段取得票據,原審法院根據票據法第十二條審理本案并將舉證不力的后果分配給甲實業公司,屬適用法律錯誤。另外,丙機械公司取得票據存在重大過失,其與前手潘小明之間并無真實的交易關系或債權債務關系,且丙機械公司明知或應知潘小明無權處分票據而受讓,故丙機械公司不應享有票據權利。因此,請求本院撤銷原判,改判支持其原審的全部訴訟請求。后經本院當庭釋明后,甲實業公司明確其訴請為:請求撤銷原審判決,改判由乙制造公司返還票據或由丙機械公司返還100,000元票據款。庭審中,甲實業公司表示書寫上訴狀中遺漏了原審第三人丙機械公司,現當庭說明將丙機械公司列為被上訴人。

乙制造公司答辯稱:其是通過真實的交易取得票據,并已支付對價,所以是訟爭票據的合法持有人,且甲實業公司也不能證明乙制造公司是非法取得票據,原審認定事實清楚,請求維持原判。

丙機械公司答辯稱:其是通過貼現手段取得票據,后將票據作為貨款直接交付給乙制造公司。原審事實認定清楚,并無錯誤。

甲實業公司、乙制造公司、丙機械公司在二審中均沒有向本院提交新證據。

本院經審理查明,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清楚,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另查明,訟爭票據背面由甲實業公司在背書人簽章處加蓋甲實業公司財務專用章和法定代表人張某某印章,被背書人欄空白。乙制造公司取得票據時背面僅有甲實業公司的背書章,后乙制造公司在被背書人欄處記載自己的名稱。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乙制造公司是否系訟爭票據的合法持票人,甲實業公司是否有權要求乙制造公司返還票據,或要求丙機械公司返還100,000元票據款。

甲實業公司上訴認為其已舉證證明其系訟爭票據的合法持票人,同時稱,其并未主張乙制造公司是以不法手段取得票據,原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對此本院認為,甲實業公司認為其系合法持票人,實質是否定乙制造公司的合法持票人身份,甲實業公司未明確其否定性主張的法律依據,原審判決適用票據法第十二條的規定審理本案糾紛,并無不當。

關于乙制造公司是否系訟爭票據合法持票人的問題,首先,乙制造公司取得票據是否合法。根據票據法的規定,票據的簽發、取得和轉讓需具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票據的取得必須給付對價,即應當給付票據雙方當事人認可的相對應的代價。該對價關系是指持票人獲得票據的對價,決定了持票人取得票據的合法性,持票人可以從票據記載的直接前手處取得,也可以從未在票據上記載的第三人處取得,關鍵在于持票人是否通過真實交易關系或債權債務關系并支付對價而取得票據。本案現有證據可以證明乙制造公司從丙機械公司處取得匯票系基于真實的買賣合同關系,并已經支付了對價,故乙制造公司取得票據具有合法性。

其次,票據權利轉讓形式是否合法。根據票據法規定,持票人可以將匯票權利轉讓給他人,此時,應當背書并交付匯票。故,匯票權利只可通過背書的方式轉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十九條的規定,背書人未記載被背書人名稱即將票據交付他人的,持票人在票據被背書人欄內記載自己的名稱與背書人記載具有同等法律效力??芍?,在未記載被背書人名稱的轉讓情形下,持票人在被背書人欄記載自己的名稱亦具有與背書人記載同等的效力,可產生匯票權利轉讓的效果。本案中,匯票背面背書人欄處有甲實業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簽章,被背書人欄空白,乙制造公司取得票據后在被背書人欄記載自己的名稱,此記載與背書人甲實業公司的記載具有同等的法律效力,票據權利轉讓形式合法。

第三,票據形式是否合法。票據具有要式性、文義性,票據上的記載事項必須符合相關法律的規定,包括應當記載何種事項以及記載事項的格式等。本案各方當事人對訟爭票據形式合法均無異議,票據形式符合法律要求。此外,根據票據法規定,以背書轉讓的匯票,背書應當連續。持票人以背書的連續,證明其匯票權利。背書連續是指票據第一次背書轉讓的背書人是票據上記載的收款人,前次背書轉讓的被背書人是后一次背書轉讓的背書人,依次前后銜接,最后一次背書轉讓的被背書人是票據的最后持票人。本案匯票僅有一次背書轉讓匯票,背書人為匯票收款人甲實業公司,被背書人為乙制造公司,乙制造公司亦是票據的最后持票人,背書連續,乙制造公司以此證明其匯票權利于法有據。

綜上,乙制造公司依法享有所持匯票的票據權利,甲實業公司要求其返還票據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另,關于甲實業公司認為丙機械公司不應享有票據權利以及應當向甲實業公司返還票據款的上訴請求,本院認為,根據現已查明的事實,甲實業公司對該票據并不享有票據權利,其上述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本院難以支持。若甲實業公司認為丙機械公司對甲實業公司所遭受的損失負有賠償責任,其應當另行向丙機械公司主張。

綜上,甲實業公司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并無不當,判決結果正確,原審判決應予維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條、第二十七條第一款、第三款、第三十一條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票據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2,300元,由甲實業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張冬梅

       

 代理審判員  

 二○一二年十一月六日

       


×聯系方式

15026597100

在線咨詢律師

掃描二維碼

12星座幸运数字 极速时时彩4个号公式 长春麻将怎么玩 精准平码特肖三中三 申城棋牌2.0app 多娱互动游戏至尊蓝月 浙江体彩6+1开奖时间 杭州麻将苹果系统下载 西班牙的老虎机公司 平特一肖加6计算公式 江西福彩快三开奖公告 江苏11选五选号技巧 中国竞彩玩法介绍 捕鱼大师最新版本 东京快乐8app 篮网球anz超级联赛比分 百赢棋牌官网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