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話:15026597100
專業
服務
承兌匯票

承兌匯票丟失后,申請人一定要選擇第一非法被背書人作為訴訟對象

發布人:譚凱 時間:2015-10-27 09:15:07 瀏覽量:1885

基于申請人的立場:在申請公示催告后,有人申報權利,法院就會裁定終結公示催告程序,這時候申請人如欲繼續救濟自己的權利,就需要起訴,但是起訴的對象要選擇明確,通常而言選擇起訴申報權利的持票人,勝訴率非常小。如果選擇起訴,第一個非法獲得票據的人,則勝訴率較大。


基于持票人的立場:如果你持有的票據的被申請公示催告,后通過你申報權利,法院裁定終結公示催告程序,而后申請人又起訴你要求你返還票據,那么你可以大膽的應訴,只要你能夠證明自己是通過合法的途徑取得票據的,那么法院一般都會裁判申請人敗訴。但是這類案件依然不能掉以輕心,錯誤的舉動可能導致自己敗訴,就算最終沒有敗訴也會給自己帶來非常繁瑣的訴訟過程。因為基層法院、甚至很多中級法院的法官都沒審理過票據案件,從而導致錯誤的適用法律,帶來錯誤的判決結果。


如下案例中,A公司申請公示催告,B公司申報權利,后A公司起訴B公司要求返還,最后法院判決A公司敗訴。A公司敗訴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起訴選擇錯誤。選擇錯誤的原因,是沒有搞清楚票據法的基本立法精神。


原告A公司起訴稱:原告于2012年9月20日遺失銀行承兌匯票一份,票據號為3020005320240135,金額為242176.71元,原告及時進行了掛失,并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由于被告向法院申報權利,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依法終結公示催告程序。被告因此提取款項,導致原告的損失。因原告系該票據的合法持有人,根據法律規定,被告無權提取該款項。綜上,原告系訟爭匯票的合法持有人,為此原告訴至法院,請求依法判決被告返還原告242176.71元。審理中,原告陳述稱該匯票系原告出納去銀行路上遺失,出納遺失匯票后未告知公司老板,隱瞞了一段時間后才被發現。

被告B公司答辯稱:1.本案訟爭票據系被告在2012年4月23日從寧波金沙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沙公司)處通過交付轉讓的方式取得,取得時間在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2年9月作出公示催告之前。被告與金沙公司有真實的交易關系和債權債務關系,不違反法律或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2.被告是票據的合法持有人,在公示催告期間申報權利,并由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在2012年11月6日終結了原告申請的公示催告程序,票據付款行中信銀行上海分行也已在2012年11月16日支付該票據的款項,確認被告對訟爭的票據享有票據權利;3.原告置其在訟爭票據上蓋章背書轉讓的事實不顧,在申請公示催告時訴稱未背書,喪失了誠實信用。而被告基于與金沙公司之間的買賣關系,合法取得本案票據,原告不再享有該權利。綜上,要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原告A公司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

1.銀行承兌匯票復印件1份,欲證明原告系該票據的合法權利人;

2.掛失止付通知書復印件1份,欲證明原告遺失承兌匯票后進行掛失的事實;

3.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2)浦民催字第69號民事裁定書復印件1份,欲證明原告遺失承兌匯票后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被告違法取得票據的事實。

經質證,被告對原告提供的上述三份證據的真實性均沒有異議。本院對原告提供的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定。

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

1.金沙公司2013年3月10日出具的證明和在承兌匯票復印件上記載的交付證明各1份、金沙公司營業執照復印件、稅務登記證復印件、法定代表人身份證復印件各1份,欲證明金沙公司將訟爭的承兌匯票于2012年4月23日交付給被告的事實。

經質證,原告對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以及證明內容均有異議,認為該證據是金沙公司單方自行制作,金沙公司與原告無任何業務往來,原告不能確認金沙公司所證明的內容的真實性;該書證實際上屬于證人證言,不符合證據形式,證人也未出庭作證。

本院認為,因原告未提供反駁證據,故本院對該證據形式上的真實性予以認定。

2.寧波雙寧建材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雙寧公司)發給金沙公司的對賬單1份,被告陳述雙寧公司與B公司系關聯企業,實際與金沙公司發生業務的是被告,該對賬單寫成雙寧公司系筆誤,欲證明至2012年5月9日止金沙公司欠被告B公司貨款1886574元,而金沙公司曾于2012年4月23日支付給被告242176.71元的事實。

經質證,原告對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及證明內容均有異議,認為該證據顯示為金沙公司與雙寧公司的業務往來關系,與本案無關,與被告提供的第1份證據內容是相矛盾的。

本院認證認為,該證據系雙寧公司出具給金沙公司的對賬單,對其形式上的真實性予以認定。

3.承兌匯票正反面復印件1份、托收憑證復印件1份,欲證明原告對承兌匯票進行了背書,被告是合法取得承兌匯票。

經質證原告對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沒有異議,但認為被告是非法取得票據。

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關聯性予以認定。

4.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2012)浦民催字第69號公告及民事裁定書復印件各1份,欲證明被告已經依法取得該承兌匯票的所有權;原告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時,訴稱票據未背書,隱瞞其在訟爭票據上背書的事實。

經質證,原告對該證據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對關聯性和證明的內容有異議。

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定。

5.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的收款收據1份,欲證明被告于2012年4月24日將訟爭的承兌匯票交付給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后因公示催告導致銀行不付款,所以該公司又把匯票退回給B公司。

經質證,原告對該證據與本案的關聯性有異議。

本院認證認為,因原告未提供反駁證據,故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定。

6.雙寧公司于2013年3月25日出具的說明1份及其營業執照復印件、組織機構代碼復印件、法定代表人陳秀婉的身份證復印件各1份、金沙公司于2013年3月25日出具的證明1份、寧??h公安局長街派出所出具的證明1份,欲證明雙寧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陳秀婉系B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邱存的母親,與金沙公司有業務往來的是B公司,對賬單中的雙寧公司系打印錯誤,金沙公司對此也予以認可。

經質證,原告認為雙寧公司的說明和金沙公司的證明屬于證人證言,因證人未到庭質證,故對真實性均不予認可;長街派出所的證明與本案沒有關聯性;對雙寧公司的營業執照復印件、組織機構代碼復印件、陳秀婉的身份證復印件的真實性沒有異議。

本院認證認為,因原告未提供反駁證據,故本院對該組證據形式上的真實性均予以認定。

7.增值稅專用發票復印件3份,欲證明被告與金沙公司之間存在真實的交易。

經質證,原告對證據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認為與本案沒有關聯性。

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定。

本院依被告申請向寧波保稅區國家稅務局調查被告提供的增值稅專用發票認證情況,該局向本院提供了認證結果清單2份,證實被告提供的上述3份增值稅專用發票已通過該局認證。經庭審質證,原、被告對該證據均無異議。本院對該證據予以認定。

經審理,本院認定事實如下:2012年3月29日上海國美電器有限公司開具給原告A公司銀行承兌匯票一張,票面金額為242176.71元,票據號碼為3020005320240135,匯票到期日為2012年9月29日,付款行為中信銀行上海分行。原告以2012年9月20日遺失上述匯票為由,于2012年9月25日向中信銀行上海分行申請掛失止付,并于2012年9月27日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申請公示催告。2012年9月27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發出公示催告,公告中記載的內容為該匯票未背書。公告期間,被告B公司向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申報票據權利。2012年11月6日,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作出(2012)浦民催字第69號民事裁定終結公示催告程序。被告于2012年11月16日收取了訟爭匯票款項242176.71元。

另查明:2012年4月23日金沙公司未在匯票上背書,直接將本案訟爭匯票交付給被告B公司,作為支付給被告的部分貨款。被告取得訟爭匯票時,該匯票背面有原告的背書簽章,但被背書人一欄為空白,未記載任何內容,也未記載背書時間。2012年4月24日被告將訟爭匯票轉讓給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被告稱其將該匯票背書轉讓給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因原告提出公示催告導致銀行拒絕付款,故浙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將訟爭匯票退回給被告。

本案爭議的焦點之一是被告與金沙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基礎交易關系。對此,本院查明和認定如下:1.被告于2012年4月10日至同年4月27日向金沙公司開具了寧波增值稅專用發票3份,發票金額合計266793元,記載的貨物均為玻璃,且金沙公司已于2012年4月和5月份將上述3份發票向寧波保稅區國家稅務局進行了認證。2.雙寧公司于2012年5月10日向金沙公司發出對賬單,其中內容有雙寧公司于2012年4月23日收到金沙公司貨款242176.71元,備注為“承兌”,被告陳述該款即本案訟爭匯票的金額。從表面上看,該對賬單說明與金沙公司發生業務往來的是雙寧公司,但雙寧公司出具證明稱因其面臨拆遷,故在鎮海注冊新公司即B公司,兩公司為新舊公司關系,且雙寧公司法定代表人陳秀婉確實為B公司法定代表人邱存的母親,兩公司經營業務也大致相同。因此,雙寧公司和B公司關系緊密,在實際業務操作中發生混淆的可能性較大,而金沙公司也出具證明對此予以認可,并確認與其發生交易關系的為B公司。綜上,雙寧公司、金沙公司雖未出庭作證,但該兩公司出具的證明與被告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等證據均能相互印證,故本院認定被告與金沙公司之間存在真實交易關系。

本院認為: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票據的合法權利人,應以票據的實際合法記載為準。訟爭匯票背書連續,被告從金沙公司取得訟爭匯票時,支付了相當的對價,被告通過交付轉讓的方式在法院作出公示催告之前從金沙公司處取得訟爭票據,被告取得涉案匯票的實質要件合法。且原告亦無證據證明被告以欺詐、偷盜或者脅迫等非法手段取得票據,或者明知有前列情形,出于惡意取得票據,故原告訴稱自己系訟爭匯票的合法持有人并要求被告返還票據金額,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第十條、第十二條第一款、第十三條第一款、第三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上海A電氣有限公司的訴訟請求。

本案案件受理費4933元,由原告上海A電氣有限公司負擔(已預交)。


×聯系方式

15026597100

在線咨詢律師

掃描二維碼

12星座幸运数字 湖南快乐十分走势图电视版 捷克酷喜乐彩色铅笔 手机捕鱼的名片 捕鱼游戏简介 福彩3d有中大奖 南京麻将20元群 优游彩票平台是真的吗 短期理财 彩乐乐彩票网 快乐十分常用胆拖中奖查询表 血战到底麻将多少张 超级大乐透热门推选 虚拟货币交易所排名 mg娱乐 mg游戏官网 青海11选5电子图 上海麻将官方安卓版下载